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网赚 > 网赚商家:余晓晖:5G带给制造业很大想象

网赚商家:余晓晖:5G带给制造业很大想象

2020-01-11 13:23

新浪财经讯 “2020中国制造论坛”于2020年1月11日在佛山市举行。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余晓晖出席并演讲。

  新浪财经讯 “2020中国制造论坛”于2020年1月11日在佛山市举行。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余晓晖出席并演讲。

  余晓晖表示,5G技术给制造业展示了非常多的想象空间和非常大的潜能,但目前仍然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比如说5G的工业模组,到2020年有5G的工业模组和芯片才出来,所以产业化调整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努力”。

  以下为演讲实录:

  余晓晖:尊敬的李部长、朱市长、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很荣幸在中国制造业明星城市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思考。当前全球经济处于下行挑战之中,整个制造业的情况不是很好。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都在寻找新的增长动能,大家都知道我们在讲第四次工业革命和数字经济。数字经济里面我们讲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讲得很深入了,数字产业化的比重大概是7%左右,这个水准在全球比较高的,中国跟美国差不多,有很多发达国家比中国低。工业的数字化水平方面,中国的差距比较大,或者说中国的制造业水平比服务业水平差距较大。

  2016年G20杭州峰会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数字经济”的议题得到全球很高的认识,去年在日本的峰会上,我把他当时的一个说法也放在这里了,其实数字化是全球共同的选择,看看当前我们有什么样的技术动能变革我们的产业体系和经济体系。数字化转型涉及很多数字化的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等技术,对于企业来说,追求的还是他自己最根本的东西,比如企业所追求的生产率、敏捷性、定制化,还是回到本质的部分。

  我们可以看到前面发达国家的努力,也可以看到后面国家里面,包括印度尼西亚、印度、越南在数字化转型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我们面临一个更大的不同就是全球不确定性更大的市场和全球发展格局,我们如何提升质量以及如何更好地实现敏捷的效应,这个是数字化转型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要回答的问题。

  中国工业的数字化转型需求,我们的成本也好以及厂家升级以及我们的效率,特别是我们大量的中小企业,可能他2.0和3.0部分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如何推动去做?

  我们一个比较大的基本想法:通过现在的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如何把数据,从设备到生产线到企业汇聚和流通起动,基于数据看到每个行业所独特的工业机理和行业模型构成全生命周期的闭环,我们把IT系统、生产系统融为一体,形成新的优化的方式,这个新的优化方式就是让我们过去传统的以流程为核心的自动化的技术上把全局性的决策能力引入进来,形成了我们的升级,这是我们理解的工业化的能力。

  这是全球的数字化转型的一个原理,我们怎么把这一套体系和传统的体系能够很好地结合起来。其实这是相辅相成的,数字化不是全新的东西,是和我们过去自动化和信息化可以有效结合的部分。

  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数字化转型:不同的行业痛点和需求。因为工业的门类特别多,即使我们按大类分,把流程分出来,我们再把多品种、小批量、离散行业以及少品种、大批量、离散行业,每个企业都需要去解决这些数字化转型问题。每个行业会有自己行业独特的需求,每个行业和企业不一样。

  事实上,数字化转型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能够解决这些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企业里面不同的需求。我们用同样的方法论和指导框架可以做到这一点吗?这是需要思考的问题,而且对于大企业和中小企业要解决的问题也有很大的不同。

  我们能不能做到?如果从工业互联网角度,我们可以做什么?我们有什么通用的部分?我们做生产型的优化、管理与决策优化、供应链优化以及生产性服务探索。比如说流程行业里面,安全与环保管理是很突出的,那工业互联网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吗?从我们的观察来看,从中国实践和全球实践来看,我们已经看到了数字化转型和工业互联网在每个领域和行业不同的切入,也有很多不同的效果。这是目前可以看到我们有多元化的路径和实践,但是我的一个基本结论是大体上我们可以做到,就是很多方面的问题可以通过这样的范式去解决。

  中国与跨国企业实践中的价值取向,我们做了一个比较,蓝色是国外的情况,红色是中国的情况,可以看到最高的是资产优化,资产优化的核心是什么?核心是全球产能过剩如何通过工业互联网和数字化转型让它的设备和产品可以获得最高的价值,这是国外做得最多的部分。这个是资源配置优化,二是生产优化,是涉及到自动化的升级,智能工厂的生产与自动化的升级。然后再到资产优化,设备和产品,ERP过去那方面的信息化和现在数据驱动可以有很多共性的部分,价值创造和商业模式的创新,使设备价值最大化。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生产优化比例是最高的,反映中国的3.0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的。我们资产优化比例也是比较高的,包括运营级的优化比较高,但是有一点我们中国比全球高很多是产业链和价值链的资源配置,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中国的工业体系产业体系不够优化。这里面包括上下游和供应链的各个环节以及金融要素金融体系的支持是不够的。中国的消费型互联网给中国工业互联网和实体经济有很多实践的启发,这部分启发也会受影响。

  再回到中国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这里面有大量的大中型企业和中小企业,中国的大中型企业做的数字化转型实践和跨国的没有本质的不同,就是基于数据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进行智能化升级。但是中国的中小企业很意思,他们远远没有完成信息化工作,所以可以看到中国的中小企业有两部分做得比较多,需要中小企业完成信息化补课。怎么完成?传统的模式很难做到,技术和资金比较高,现在通过一个信息化的应用方式赋能这部分,这是目前做得比较好的有很多成功的实践。

  还有一点是通过工业互联网帮助中小企业获得发展的关键资源,包括订单资源、金融资源,也就是说可能再生产资金的部分,这个是目前在工业互联网实践中做得比较多的,为什么中国实践中产业链和所占的比例比国外高很多,是因为我们中国的中小企业情况大致是如此。

  再往下走我们看还有那些驱动产业变革的赋能技术?这里面实际上是欧洲的调研,我们可以看到这里面列了赋能技术有云计算、5G、人工智能技术,也可以看到他有自己的制造业进一步的自动化,还有相应的机器人等等。我们目前的认知来说,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制造的工艺、新材料、新能源的结合,会是未来很重要的一个发展。